Pages

Sunday, December 6, 2015

別被國債的巴仙率騙了!


國債佔國內生產總值的比率從2013年杪的54.7%,降至20159月的50.7%。但若看看實際數額,其實大馬平均每個家庭(4.4人口)在短短21個月內,所需承擔的國債增加了11843令吉,總額達致88475令吉!這等於一馬援助金BR1M 的多少倍?

截至2013年末,大馬的國債(外債加內債)達5399億令吉,並在21個月內提升至6230億令吉。大馬近3000萬人口(包括嬰兒)每人平均的負債額,也從18026令吉,提升至2106令吉。

Saturday, December 5, 2015

可負擔房屋?

在這個許多房屋被當作牟取暴利的商品,而不僅僅是用來滿足基本需求的年代,民眾距離居者有其屋已越來越遙遠。

當政府意識到屋價高漲,越來越多人承擔不起房屋時,竟然推出了高達四五十萬令吉的“可負擔房屋”,價錢高得讓許多中低下收入者根本負擔不起。

但是,根據國際標準,怎樣才算是可負擔房屋呢?這可從房價中位數收入中位數比看出。當房價中位數低於年收入3倍時,其實才算是可負擔房屋。

等級
可負擔指數(房價中位數/收入中位數)
極度負擔不起
5.1倍以上
嚴重負擔不起
4.1倍至5
中等負擔不起
3.1倍至4
可負擔
3倍或以下

在此標準下,登嘉樓、吉隆坡、檳城及沙巴的可負擔指數分別是5.55.45.25.1,皆被列為極度負擔不起的州屬。在馬來西亞,只有馬六甲的可負擔指數低於3,真正被視為可負擔房屋。


檳城人2014年的年收入中位數是56424令吉,可負擔的房價理應是169272令吉(年收入的3倍)。倘若屋價超過282120令吉,就會被視為極度負擔不起的房屋了。因此,那些高達三四十萬令吉的房屋,其實對很多人來說,根本極度負擔不起。

Monday, November 30, 2015

信用卡-讓人麻木的數字



資本主義能激發人類的創意,是無可否認的事實。信用卡的發明就是一個很明顯的例子。這張方便的卡,已經進化到把各種人性的弱點都計算在內,千方百計讓你成為卡奴、利息奴,長期逼你用血汗錢來餵飽資本家肚子的生財工具。

一卡在手,就可先用未來錢。購物時根本無需摸摸口袋剩多少錢,只要卡仍未刷爆,就可輕易刷卡購物。

這已大大改變了擁卡者的消費習慣。以前,就連買個幾十塊東西時,都需算看身上剩多少錢,若身上不夠錢,提款又不方便,就只好打消購物念頭。但有了信用卡,真的可以無需顧慮太多,幾千塊的東西,也可隨便刷了才算!

信用卡是把雙面刃,善用的人可獲得很大的方便,更可應對不時之需。但是,還有很多不夠自律/應急的擁卡者,輕易就會成為卡奴和利息奴,負債累累,彷彿怎麼還也還不清!

為何信用卡公司那麼積極 擺櫃檯(還支付一張新卡50令吉佣金),或者致電獻意派出信用卡呢?除了年費及交易額一兩巴仙刷卡交易費,其中一個因素當然是看準人性亂消費及欠債的弱點。

欠卡債有很多原因,有人為了享受當下而無節制消費、有人為了發洩情緒、有人幫朋友拼業績、有人享受分期付款的便利、有人應急繳付醫藥費……

Thursday, November 5, 2015

債務的小種子

這是一顆生命力頑強的小種子,輕易發芽,並茁壯成長,很快就能長成蒼天大樹,摧毀旁邊的一切。

它很容易播種,可能是通過
打腫臉皮充胖子,購買一些貴而不實的物品;
用血汗錢堆砌出來的面子,有時塗點貴車、貴樓、名牌;
家人的要求,有時在親屬毫無顧及你經濟能力下,讓你付費成為那麼地理所當然;
祖宗幾千年前對你的要求;
一卡在手,先花未來錢,根本無需顧慮手頭上剩下多少錢。

在這個階段,消費無需顧慮太多,反正口袋裡還有點閒錢,儘管餘款不多,但不至於入不敷出。

而且,有些計劃,想像中是很順利,很美好的。
算算自己目前的薪水,加上年度加薪及花紅,偶爾還會升職,扣點現有的開銷和分期付款,怎樣算都還有點餘錢,還有能力出國旅行。

但是,大自然/人類偶爾會為小樹施肥的!



Sunday, September 27, 2015

扶貧之路-行

行,乃四大基本需求之一。行,不只是單純地前往一個地方而已,其實也涉及了工作機會、健康、平等、生活開銷、等課題,並直接或間接構成貧富懸殊。

行,可影響一個人的工作機會及收入。找工也需考量交通。即使有些地方的薪水較高,但若沒有適合的交通抵達,那就與高薪工作插身而過,只好繼續從事可抵達範圍內,收入較低的工作。

行,也可能導致開銷變高。一些沒交通的人,特別是住在鄉村地區的人,就只能選擇購買鄰近地區較貴的物品。相較之下,有交通的人較有條件貨比三家,買到更便宜的貨,甚至是一次性購買大批物品塞滿整輛車帶回家,長期下來可省下不少錢,但沒車的人只靠雙手一次能拿到多少貨?

行,也會影響一個人的健康。有些人生病了,只要有交通,可輕易地前往醫院或診所就醫。但對於交通不方便的人來說,看醫生可能需要走很長的路,或者支付較高的交通費,如德士。因此,這些人患上小病時可能就唯有自我安慰,自稱沒什麼大礙,無需看醫生,結果小病慢慢累積成大病,導致身體健康變差,甚至導致收入變少,支付更貴的醫藥費。

Thursday, September 24, 2015

扶貧之路-食

衣食住行是人的基本需求,但對於窮人來說,營養健康的食物有時是種奢侈,甚至連餵飽肚子都成問題。

為了協助有需要的人解決溫飽問題,其實政府及各階層人士可扮演很多角色。          

1.       免費派發熟食
越來越多組織開始免費派發食物給流浪漢、窮人或各種有需要的人。其實政府或非政府組織可聘請全職/兼職職員,或義工幫忙採購食材,煮食,然後在特定時間免費分發給有需要的人。
這些組織可通過公眾捐款,或是商家捐出食材/器材等維持經營。

2.       待用餐點
一些國家開始興起待用餐的做法。帶用餐的概念是讓一些熱心人士在某些食肆預先付費購買餐點,然後免費提供給有需要的人來用餐。舉例,某人在該餐廳預付10碟炒飯的錢,然後可在餐廳前掛著“10個待用餐”的招牌,並開放給10位大眾上門免費用餐。由於這些餐點的費用是以市價購買,所以“顧客”可像普通顧客般受到一般對待。

3.       收集剩菜免費派發
有一些商家會在營業時間結束後,把一些剩下的食物倒掉/賣不完的蔬菜丟掉。因此,政府或非政府組織可接洽這些商家,詢問是否能回收這些剩菜,然後分發給有需要的人。對於商家來說,這些蔬菜可能不太新鮮/食物冷了不好吃,丟了都不覺得可惜,但對於窮人/有需要的人來說,他們根本不介意,這些剩菜可能都比他們平時吃的豐富多了。因此,有心人士可負責接洽商家,然後收集剩菜,分發給有需要人士,而且這也得以減少浪費食物。

Sunday, September 20, 2015

超級才能型打工皇帝?

2012年時,大馬僅僅20位最高薪董事的總收入,就已經超越國內34000個家庭總收入的雙倍了。

根據《财经周刊》整理的201220大最高董事薪酬排行榜,排名首20位的公司,共支付了6亿3694万令吉给董事部,其中有4家公司的总董事薪酬超过5000万令吉,也有13位单一董事的年薪在1000万以上。


若只計算單一董事的薪酬,僅僅20位董事的總薪酬就高達4.13億令吉。當中,收入最高的林國泰憑著雲頂及雲頂馬來西亞這兩間公司,就分別囊括了1.1億及4885萬令吉的收入,領取近16000萬令吉的薪酬,佔了總數的38%。這顯示了董事之間的貧富差距也很大。

相較之下,2012年家庭收入調查報告顯示,大馬約有0.5%的家庭月入少於499令吉,等於年收入少於5988令吉。這意味著,國內大約34322個家庭的年收入總數僅達2553萬令吉,還不及20位最高薪董事的一半收入(備註1)。

就是要他窮!

如果連住家的水電供應及馬路等基本設施都不願提供,這是什麼樣的扶貧政策?

在馬來西亞,不時聽到馬來人及土著很窮的言論,因此政府必須實行扶貧政策,給予馬來人及土著更多機會,特別是政府的承包工程。

無可否認的,自從新經濟政策從1970年開始落實後,大馬的絕對貧窮線已從1970年的49%,降至1990年的16.5%,並在2012年降低至1.7%(無論如何,許多人爭議此絕對貧窮線的數額定得太低;若採用國際通用的相對貧窮線標準,大馬的貧窮率理應是20%左右)。土著的貧窮率也從1970年的64.8%(半島而已)降低至2012年的2.2%。從官方數據上看來,這似乎是很大的除貧成就。

但事實上,在政府宣稱把馬來人及土著列為主要照顧對象的同時,他們是否成功脫貧了呢?當政府說要扶貧時,究竟應該提供什麼樣的援助?是不是提供那些幾十萬,幾百萬令吉的政府工程給窮人,讓他們從中賺一筆。

根據2009年家庭收入調查報告計算出來的數據顯示,大馬許多土著的貧窮率依然超過10%,其中沙巴州的Kadazan DusunBajau Murut的貧窮率更超過25%


資料來源: Malaysia human development report 2013

Tuesday, August 25, 2015

上街改變不了什麼?那就努力賺錢來捐吧!

保險從業員向10人介紹保單,只有1人向他買。是不是應該笑他笨,幹嘛要跟另外9個人講?根本是浪費時間。

有人想要成為百萬富翁,但今晚這工作只掙得50令吉收入,向百萬令吉目標邁進0.005%,那這點小錢要賺來做麼?

短短34小時的Bersih 4.0和平集會,又不能立刻帶來很大的改變,為什麼要去?


不過,若有100萬人同時湧上街頭,真的不會立刻帶來改變嗎?



不能碰政治的!
上街?不能!從來就不碰政治的。這只是那群政治人物的事罷了,不關你的事!不管納吉戶口進了26億,還是260億令吉,不管有沒有來自一馬發展機構,或是人民納稅錢或公積金進了政治人物的口袋,總之不關你的事!

消費稅來了,那就給吧。馬幣跌了,那就少點出國旅行,少買點進口貨吧!經濟不景氣被裁員了,那就努力找工吧,只能怪自己不本事,不夠厲害賺錢。這與政治無關,總之政治不能碰!

Sunday, July 19, 2015

從你口袋挖錢分BR1M給你,還要感恩?


政府從2012年開始派發一馬援助金(BR1M),當年共有420戶家庭收入少過3000令吉的家庭,領取一年500令吉的援助金。此政策不禁讓許多受惠人士感激“以民為本”的政府,照顧了低下階層人民,還可能以選票互相幫助。但是,受惠者是否想過,錢從哪裡來呢?

同年,大馬的國家債務(內債+外債)從2011年的4561億令吉增加了450億令吉,提高至2012年的5012億令吉,平除了全國約2900萬人口,包括剛出生的嬰兒後,人均債務也從15695令吉提高了1284令吉,至16979令吉。

簡單來說,當一個擁有5位家庭成員的低收入家庭,在領取500令吉一馬援助金的同時,在短短1年也增加了共6420令吉的債務。政府這樣借錢,然後派錢給你,是不是很“偉大”呢?當政治人物拍拍屁股下台後,最終這筆爛帳是由誰來買單呢?

Sunday, June 28, 2015

騙人的數字!

窮人的收入增長了100%,富人的收入增長了50% 請問誰受惠更多?

換個方式問,

窮人的月入從300塊提升到600塊,富人的收入從100萬提升到150萬,那誰受惠更多?

根據以上的收入計算,富人與窮人收入的倍數已從3333倍(100萬除以300),降至2500倍,是否代表著貧富懸殊降低了?

再換個方式計算,

若當年一包椰漿飯只賣80仙,該窮人的收入可買到375包椰漿飯,而富人可買到125萬包,比起窮人多買1249625包;當收入與物價提高後,椰漿飯漲至一包1令吉,窮人現在可買到600包了,但富人已可買到150萬包,比起窮人多買1499400包,也比起當年多出25萬包。那誰的購買力變得更強?

別被數字騙了!

有時看到增長率提高,差距(倍數)下跌,貧窮率下降等數據,其實未必真正代表著事情獲得改善。數字有時候很容易用來“操控事實”,不同的計算方式可得出截然不同的結果。

Saturday, June 20, 2015

激發創意的資本主義社會

有人說,資本主義能夠激發人的創意,才能創造出各種各樣新穎產品。某個程度上來說,這是對的!

18世紀工業革命以來,在無形之手推動下,科技發展迅速。現代的人可在天上飛、上太空、潛下水;科技產品越加先進,讓人數秒之內可與遠在地球另一邊的人溝通。小小一架電腦的記憶就可打敗數萬人的記憶。進步的程度,可能連祖先們做夢都沒想到。

創意還可發揮到什麼程度呢?

大家耳熟能詳的嵩山少林寺,2008年的門票收入達1.5億人民幣,也從2009年起陸續傳出要股票上市。不過,開著保時捷SUV的少林寺方丈,已多次闢謠。

和尚是否應該四大皆空?但你懂什麼是四大皆空嗎?就在檳城極樂寺前方丈日恆法師受封“拿督斯里”的勳銜時,就拋出了這一句“民眾不瞭解四大皆空的真正含義,才會有所誤解。建議民眾多研究《心經》,瞭解佛教所指的””

寺廟可上市,出家人可受封,夠創意嗎?

Monday, June 1, 2015

勤勞的窮人!

當一個人只在家翹腳不做工而貧窮,那是他個人問題;
但若數百萬辛苦工作的人依然貧窮,那就是制度問題!

根據求職網站就業坊(Jobstreet)於2013年進行的調查,超過60%的大馬人面對工作超負荷的問題,導致他們沒時間陪家人。

接近四分之三的受訪者表示他們幾乎每天都要加班25小時。基於不合理的期限和超負荷工作,接近75%的員工選擇逗留在辦公室趕工。多數受訪者投訴說他們並未得到超時津貼。

此外,根據Regus 2011年杪發布的另一項調查報告,超過半數的大馬員工每天工作超過8個小時,還需把工作帶回家做。

該報告指出,32%的大馬員工每天工作911小時,15%工人一天工作超過11小時,47%工人一星期超過3天把工作帶回家。很多一天工作12個小時的大馬人是輪兩班的,這12個小時包括了4小時的超時工作。為什麼12個小時,因為他們無法靠8個小時的工作時間就賺取足夠的薪水養家活兒。也有一些人的情況是“被強制性”超時工作。

儘管前人辛苦爭取到一天工作8小時的制度給我們,但以上數據證明了,其實很多員工無法真正只工作8小時,很多時候都會在自願或被逼的情況下加班。有些人是工作狂,要爭取上位,所以辛苦工作;但還有許多員工是因為8小時工作的薪水根本不夠,只能挨壞身體加班賺多一點奶粉錢。那麼,在員工這麼辛苦工作的情況下,員工們普遍上的薪水究竟有多高呢?

根據國家統計局發布的《2013年薪水調查報告》,在接受調查的929萬員工之中,薪水平均值是2052令吉,中位數是1500令吉,即約415萬員工的薪水低過1500令吉。

Sunday, May 24, 2015

屋主們,你該為房價翻倍開心嗎?

數十年前只用10多萬購買的雙層排屋,現在已飆漲至百萬令吉,無端端變成“百萬富翁”,會不會很爽?一些人10年前買的公寓,價格也從10多萬翻倍至30萬,房子賬面盈利比辛苦工作的薪水還高,是不是很開心?

許多城市如吉隆坡、檳島等地方的(某種類型)房價近10年來幾乎翻了一倍。這種情況對於那些買賣房地產的投資/投機者,當然是好消息。只要房價在5年轉手淨賺18萬令吉,等於每個月收入3000令吉,比起國內過半受薪人士薪水還高。這些人當然希望不斷抬高房價,希望原本20萬的可買到22萬,好讓另一間抬高到24萬……

對於那些只把屋子視為瓦遮頭的人來說,住的還是同一間屋子(甚至更殘舊了),生活費還是不夠用,但賬面上看起來變富有了,他是否從中受惠了,那他賣屋時是否也應抬高屋價,也期待房價不斷高漲呢?

第一,房子依舊,只要屋子還沒賣出去,就還沒賺到錢,那其實沒得到什麼好處,就像股票一樣,有時股價雖然漲得很高,但只要仍未脫手,這筆錢只是讓賬面上好看一點罷了!有許多房子只是有價無市。

Sunday, May 17, 2015

不是職業的貴賤,而是薪水的貴賤!

“我們需要大量外勞,否則就會倒閉了,本地人都不願做這些工作。”

說這些話的人,會不會轉個頭就鼓勵孩子說:

“有機會就去紐西蘭澳洲工作吧,採蘋果、拔草、洗碗都沒關係,反正那邊薪水夠高!”

讓許多人說本地人不願從事這些種植業、建築業、工業等最底層的工作,真的純粹是因為他們不喜歡這些工作性質嗎?

如果真的不喜歡這些工作,那為何每年有幾千個人搶著要去紐西蘭/澳洲工作旅行,或跳飛機去歐美國家時,不介意做著那最低層的農業/建築/餐廳工作?

當他們一天辛苦工作10小時後,拿著159紐幣(430令吉)的薪水時,是不是反而希望增加工時?相反地,若要求他們花同樣時間在大馬做同樣工作時,日薪只有30令吉,是否立刻望而切步?

究竟是職業性質,還是薪水決定了這份工作的貴賤?

換個情況,若今天園丘工人/清潔工人/農夫的起薪是2500令吉,但股票交易員/律師的起薪只有1000令吉,哪份工作將獲得更多人應徵?父母老師會勸我們做哪分工?哪些工人會受到更多的尊重?

Sunday, May 10, 2015

又懶,又笨,又不積極的窮人

很多人批評說,人窮(包括許多一天工作10多個小時的窮人),是因為他們懶惰、笨蛋、不積極、心態有問題等,總之大部分的錯都是窮人自找的。從某些角度來看,這種批評可能是對的。

窮人很懶,

懶惰學習,懶惰了解什麼是工人權益;
懶惰爭取工人的基本權益;
懶惰向老闆爭取福利、懶惰寫信/致電向政府/勞工組織投訴;
懶惰組織工會,一起對抗剝削的資本家;
懶惰示威抗議;
懶惰罷工;
懶惰要求制度上的改善。

他們懶惰,懶惰了解自己應該有什麼權益,懶惰認識資本主義制度上的缺陷,懶惰要求制度上的改變。他們可勤勞地一年加班1000個小時,多賺4000令吉薪水;但他們懶惰用同樣的時間,來爭取提高最低薪金,讓以後不用加班都可每年增加4000令吉的薪水。

Saturday, April 25, 2015

都漲了,薪水呢?

最近,許多人其中一個最大的感受,應該就是“漲”風了!

早在消費稅開跑前,就有各種各樣東西陸續漲價,如門牌稅、 水費、 巴士及德士也宣布大漲價(但被內閣要求擱置)等,輪到消費稅正式開跑後,漲風更排山倒海壓在錢包上,讓平民百姓苦不堪言。

接著,就看到國會議員的薪水調漲146%, 從6508令吉漲至16千令吉,加上固定津貼每月約可獲得25700令吉,比起調漲前提高約1萬令吉。而且,這還不包括國會議員的固定津貼

許多國會議員一致支持加薪,並認為以往的薪水不夠用,扣除了服務中心、助理薪水、應酬費、紅白事後,一個月可能只剩兩三千令吉,根本不夠錢養家。

國會議員薪水夠不夠用,有很大的討論空間。不過,有個非常值得關注的事實是,兩三千塊的薪水已不夠錢養家。

那麼,只給900令吉的最低薪金,要人民吃草嗎?國內半數受薪人士薪水少過2000令吉,生活要怎麼過?

當國會議員們為自己爭取更高/合理的薪水時,是否也能體恤一下最底層的低薪員工,也為那些拿著900令吉最低薪金的員工爭取更高,更合理的薪水?最低薪金,幾時才能漲?

除了一些高高在上,看不到低薪勞工辛苦一面的議員們,還有一些人,最希望看到人民窮了!為何不讓最低薪金漲得高一點?就是要他窮,才好操縱啊!

Sunday, April 19, 2015

他缺席了,那你呢?

一些國會議員竟然在凌晨2點多回家睡覺,而不留在神聖的國會裡面,投票反對《反恐法令》,真是太辜負選民的委託了!

看著79票對60票通過惡法,民眾恨那缺席的26票沒有投下去。雖然,民眾也心裡有數,就算剩下的26名民聯國會議員全部到齊,也未必能順利阻止惡法通過,因為國陣同樣會動員出席,但至少反對票投下了,已記錄在案,盡了國會議員的責任,對自己,對選民都有個交代。

除了缺席的民聯國會議員被譴責,黨同志互相監督不足也有錯。也有民眾批評民聯講一套,做一套,平時批評得那麼厲害,真正投票時卻又缺席。也有批評指當年沒留在州議會裡投票的州議員被凍結黨籍,那現在這些缺席議員應受到什麼對付?這種種情況難免讓民眾對民聯失去一些信心。

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,民主意識也提升了。人民知道允許無審訊扣留的《反恐法令》只是借屍還魂的惡法,人民也懂得國會議員的其中一個重大責任就是出席國會參與辯論,反對惡法通過。

因此,若民聯國會議員在沒有合理理由下缺席,理應被譴責。人民的監督意識提升了是好事,也應繼續提升,對所有國會議員提出更嚴格的要求,那國家才能進步得更快。

但,若民眾只把所有焦點集中在缺席的民聯議員身上,而忽略了更罪大惡極的國陣,是否被模糊掉焦點了?國會原本已被形容為“橡皮印章”,但現在明顯變本加厲,當國會一個星期內三次“凍結時間”挑夜燈,要國會議員們從早上10點開會到凌晨2點半,有一次更到凌晨4 ,就算病了也得在三更半夜出席投票,到底是誰的錯?當國陣以排山倒海的方式,一次過推出或修改多條惡法,讓議員連全部法案都沒時間讀完,就得趕夜車表決,到底是誰的錯?當國陣做到這麼難看,國會的意義是什麼?

Saturday, April 11, 2015

一生人才這麼一次!

一年這麼一次,捐50給獨立媒體或為民主人權鬥爭的非政府組織吧!
一生人才這麼一次,一起推翻腐敗的國陣政權,實現第一次的改朝換代吧!

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,時常可聽到一年才一次,一生人才一次的理由,彷彿讓你沒有拒絕的空間。但仔細想想,很多時候這些/一生人才一次的情況都與商業化有關,要你掏腰包消費。

原本只需少少成本的東西,價格可在這個“一年/一生人一次”的日子飚高數倍。舉例,平時一朵只賣一塊的玫瑰花,情人節時可飚高到10塊。還有很多一年/一生人才一次的情況,例如大學畢業、結婚、某某紀念日等,總有各種各樣相關的昂貴消費品蜂擁而來,當你不願消費時,卻輕易被冠上吝嗇、不愛對方、不尊重傳統、不孝、丟臉的字眼,然後被指責現在不做,以後將後悔莫及,並在人生中留下遺憾。

每當有人生日時,他願意花數十塊請人吃大餐,雖然這一餐好貴,但想到一年才一次,沒關係啦;
但國家生日時,要求他送一點禮物給國家,例如捐一點錢給監督政府施政的獨立媒體,或是爭取民主人權的非政府組織,他說自己好窮,根本沒有多的錢可捐。